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宿舍那些事兒

那時,才搬進這個宿舍,感覺就是這裏會很熱鬧,而接下來的日子,所發生的一切,印證了我的第六感還是蠻准的。
  
  《衣叉風波》--我不知道在自己不在場的時候,這裏是否在上演著第三次世界大戰,畢竟宿舍除了那根被打折了的不繡剛衣叉,一切都還好好的,滿腹狐疑,終於有目擊者暴料:6號鹹魚和7號小凳子互相挑釁,一決高低,勢均力敵,難解難分之際,衣叉的大義殉職,平定戰火。沒辦法,舍不可一日無衣叉,我只得四處尋覓,終於略帶私心,帶回了一根紅色普通的衣叉回來。不繡鋼尚且不保命,況且這平凡膠製品。未及一星期後的一個晚修,始到舍,只聽鐘的大叫:青黴素,衣叉怎麼又壞了?我定睛一看,不免無語,我還能說些什麼呢,我還有什麼話可說呢!不過4號床答應我她會承擔責任的,大家拭目以待她的修補傑作。
  
  《舍長被逐》--今天怎麼啦,這堆傢伙都那?早回來,還在洗衣間輪流攻擊舍長,無奈之舉,舍長索性把那些女人都鎖在裏面,可憐勢單力薄,封建勢力過於強大,舍長被逐出舍門,獨自徘徊在那幽長幽長的走廊外,手著雜誌,神色黯然,只等救星,希望渺茫。終於,強悍的班長和柔聲細語的2號床出現了,班長欲強行從窗戶找突破口,不過似乎沒轍,只得悻悻回201,現在只能把希望全部寄託在2號床身上,始不料,她竟聽從那般女人的安排,破窗而入,場面實在混亂(從鐘的攝像中得知)艾,這下更是“君問歸期未有期”拉,世界之大,竟無棲身之地?哼,此處不留爺,自有留爺處,爺到了203,適逢4號床回來,二人到王`蓉那看書識字…(後記:鐘拍了幾段短片,種種因素,未能保留,不過短片的主人公極為欺慘,這裏深表同情…)
  
  現在已經接近高二尾聲了,我們要搬回一號樓去,也有人要從這個集體搬出去,無論如何,我相信,這個宿舍,給每個人的回憶都很多,也期待,它日的緣聚,當我們提及往事時,發現這一份青春年少,真的很幸福...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