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ard logo

標題: 七世劫 [打印本頁]

作者: artinezww5789    時間: 2013-3-18 06:30     標題: 七世劫

1
  奈何橋上,孟婆與我相視一笑。
  我是王母座下重多青禽之一,每日縱翅往來傳信。
  再簡潔不過的一天為了偷懶我抄捷徑從禁地而過,出於好奇冒天險幫織女為牛郎帶訊,終於有幸得見那個令小七甘斬仙籍的男子。
  不幸,遭遇了這一世的冤家。
  他只是每人歷年七月初七眾多配角之一,青禽與烏鵲的愛情註定是被天遣的,我們雙雙被貶陰間。
  2
  我接引每一個達到懲罰期限的亡靈,將他們帶回天使之城。
  某天起,我終於有了足夠的勇氣站在摩天樓頂,為了銘記那張笑容。我不顧一切的墮落,聽說只有這樣才能換一具肉身,讓我能與他有一世的時光相伴。
  在我明顯覺察到觸碰到地面的瞬間,我知道我成功了,我擁有了凡人的一切。
  我爬起來,還沒來及撫去身上的灰塵,便聽到前面轉角的碰撞聲,職業性的沖了過去。
  地上殷紅了一片,待我看清那個即將被靈魂離棄的肉體時,我的世界也紅了一片。
  我紅著眼,第二次站到了摩天樓頂,為了忘卻那張笑容。
  3
  “你嫌棄我是個盲女麼?”
  “為什麼吝嗇於一個擁抱?”
  “這個問題很難麼?”
  為了逃避這些問題他再也沒有出現,再也沒有出聲,直到我手持忘情水在即將了卻一切頓入新的輪回時終於得見一切。
  為了阻止那天輕生的我,在匆亂中他使用了人類的語言,他每天在同一地方給我唱歌講述他看到的一切。難怪他的視角總是那麼高,但從來不坐到我身邊,不能給我一個溫暖的擁抱。
  他想開口告訴我些什麼時,卻隨著一聲槍鳴掉到了雪地裏。即使不是這樣,在不久後的某天他也會死於寒冷或者饑餓。因為他為了留下陪我而放棄了同伴南飛的隊伍。
  4
  “你愛上了你的天敵。”
  我對著鏡子中那醜陋的人稱老鼠的傢伙說。
  不只為了生存而更為了創造交集.我每天陶醉於他的追逐中,樂此不疲。
  不顧同類的嬉笑,為了不讓他被主人責罰,我不記得多久沒有進食了,每天仍不斷消耗著自己供他追逐。
  終於有一天,我含著最後一口氣爬到熟睡中的他身旁,只求最後唯一一次依偎,然後含笑而去。
  次日,他刁著一具鼠屍換來主人的一番愛撫與一頓美食。
  5
  自古紅顏多薄命。
  很不幸,我是“多”之一。
  自古男子皆薄幸。
  很自然,他是“皆”之一。
  在他擁兵殺入皇城,披一身戎裝將我擁入懷中時,我被刺鼻的血腥沖蒙了,竟在驚恐中愛上了這麼一個粗曠的男子。
  佳期如夢,他的位子很快被他人搶佔,我效仿古人願伴他一同赴死。在刀刃落下地一刻,他將我推入了新君的懷中,換來一世苟活。
  我含笑摘下他贈的金簪把淚釘死在這禍水的身體中。
  6
  一切就跟作夢一樣,我居然愛上了被壓在海洋最深處的那條魚。
  從此,一雙翅膀只用來載我來來去去的銜石填海,只為將海位墊高,能讓我在每日掠過海面時能再淺淺的望他一眼。
  一世的添埋未能換來匆匆一瞥,為了平息我的哀怨,冥王賜我一個心願,我望再世為魚。
  7
  我只保有進鍋前一瞬的記憶,看著冥道旁三生石上翻滾的過去。
  原來,我終於如願成魚,卻不知魚只有七秒的記憶,在我們匆匆擦肩的那一個七秒到底有沒有產生一種叫愛情的東西將是一個永恆的懸念了。
  不久。我被漁人帶走了。
  再見孟婆,這一次她沒有遞給我那碗湯。
  “這七世的遭遇足以抵消我們的債了麼?”
  “只是你在享受輪回而已”她微笑
  “享受?那怎樣的遭遇才算苦痛?我們生生相錯難道不是最大的懲罰麼?”
  “你後悔麼?”
  “無悔。可我有惑,為什麼他次次將我丟下?”
  “還想再繼續麼?”
  “還是會忘卻前世麼?”
  “對。”
  “還有別的選擇麼?”
  “如果給你機會在這裏看著他獨自輪回你願意麼?”
  “不,我願去陪他。”
  “其實,每兩個人的交集只有一次,你之後所遇都不再是之前的他了。”
  “那他在哪里?我可以留下可以見他麼?”
  “可以,但你知道要見的是七世中的哪個他麼?”
  “我知道我最想珍惜的是哪一份回憶。”
  “好,你可以留下,但你只能千年泅於忘川中,受其中的惡靈噬咬,忍受永遠無法轉生的痛苦和徹骨冰冷河水的刺痛,只能在他每一次途徑奈何橋時才能遙遙的看他一眼。盡此而已,你願意麼?”
  “我願意。”
  “好。”
  “能不能告訴我這些年他在哪里?”
  “哪個他?烏鵲就在你的上游,他一直未曾離開。”




歡迎光臨 丫丫.娛樂社區 (http://yaya.idv.tw/) Powered by Discuz! 7.0.0